韋師 – 韋朗峰 【當代堪輿學家】

韋師

 

『自少即研習玄空風水堪輿地理學,足跡遍及世界各地。 二十來歲接觸紫微斗數,從基本功慢慢發展出一套學術理論,批算收集命例達數千張,實戰經驗豐富。 二零零零年開始開班教授紫微斗數,教學方法獨特連貫,治學態度嚴謹,深受好評,贏盡口碑。』

 

 

 

念、方

 

斗 數 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六、七十年代的香港,社會風氣普遍較純樸,工餘玩樂時選擇有限,閒來總喜歡與三五知己相約聊天,其中一位朋友略懂掌相命理,閒來給我們友儕間「指點迷律」,雖是戲言,「吹水」成份居多,然卻令我對想知道人生未來產生了無限憧憬。

直至某天,一位朋友歡天喜地的跑來告訴說要與我分享一本命理奇書,書內詳細列出起盤方法,更有無數星曜名稱,我回去照著起出自己的星盤,發現當中形容得很細緻仔細,令我覺得被看透了,而這本書正是「紫微斗數」。經過一段摸索時間,越發覺斗數在推算人運時相當人性化,亦自此立心要學懂紫微斗數去看透別人! 研究後才發覺,自己本命化科、天才、龍池、鳳閣,加上文曲,這組文星組合,好讓我追求斗數學理的道路相對平坦順暢,正應了「異路功名」之說。

自九十年代中全身投入命師行列,及至二千年正式開班教授斗數,轉眼間已經歷十多廿年光景了,當中所遇到看過的每一個命盤都演繹著一個個獨特故事;由於每天要應付不同的命例,為了要加快看出每一個命盤的重點和著眼處,令我不知不覺中鑽硏出一套簡單易操作的重點法則,這法則能有效減短在命盤尋找出好些肇事年份,而這些心得與經驗我亦毫不吝嗇地與學生們分享。人海中相識相遇是緣份,有緣成為我學生的,定必知無不言。

 

理 念    

我的教學理念其實很簡單,就是以「學生」的角度來看事情。首先我會問自己,假如我是一位學生,花了金錢,花了時間來上課,最想得到的是甚麼呢?

學生與老師能有機會走在一起,是緣份,也是買賣,內裏隱藏著不可言喻的利益關系,但凡有利益關系者,就會產生矛盾。學生會埋怨老師教學不盡不實「唔過料」,老師亦嫌學生三言兩語便想學到老師畢身絕學「錢比得少」,試想這樣的矛盾關系健康嗎?會長久嗎?

學生付出一千元學費,要求取回一千的學問算是正常,也合理(當然,這是比喻,學問是很難有如此量值的)。但若這位老師願意給我的是一千二百,甚至更多,那我就多賺了,不跟這老師就笨啦!

基於我這個理念(從學生的角度出發),我的教學方式是「有問必答、知無不言」。我懂的,我會毫無保留地教你,我不懂的,請你不要來問我。

 

前面已說,教學是我未來發展重點,硬件上,課室的擴充,設備之改善,令學習環境更歡愉舒適。而軟件,即課程內容,會精益求精,不斷改進,務求令理論得到充份實踐,大量的實盤練習仍然是教授的最核心部分。

時間不停向前走,不進則退。環境文化的遷移,政治人心的思變,知識科技的奮進,至使一門建基於過千載之學問「紫微斗數」也不得不作出相應的「調節」。作為命理老師的我,難免要與時並進,身體力行地去調節有關知識,以正確真切,實事求是的態度來研究思考「人生命運」,這才不負學生期望,更不會糟蹋先賢留下的寶貴學問。所謂教學相長,與學生們共同研究分享,找出更多更新的徵驗訊號,也是我未來教學的大方向。

 

未 來  

取之社會,用之社會,之前也曾與學生們舉辦過一些簡單籌款捐款活動。為擴大推廣這種有意義活動,未來計劃與學生成立一支「慈善義工團隊」,以參與社會公益事務為主,具體操作性質及時間,當時機成熟,自會作出交待。

 

 

* 命運就是人生,人生就是生活 *

命運生來是好是壞,我們當然無從選擇,但我們可以改善內心的素質,令自己開懷些或生活得有意義些,有價值些。

* 目標不能沒有,理想不可埋沒 *

我深信,只要有信念、有決心,任何事情都難不到我們,命運的好與壞,又何足畏哉!

 

Button 1       Button 2       Button 3      Button 4      Button 6